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
2005年第一章
 

《黑衣服消失了》

黑衣服消失了
精灵一样凄楚的美消失了
眼睛水灵灵了 心枯了 涩了
太阳下岗 上帝失业了
尼采 我期待尼采复活
而他玻璃般清脆的碎了
风吹起来了
头发飞起来了
温暖成了缩头乌龟
美的上面爬了一层层的灰
抹布来了
客人却死了

 

《一只红苹果》

一只红苹果
躺在床上
非常安静
一动不动的
好象没有生命
甚至——
没有过生命
不过
这之前
它可能是青的

《雨的味道很浓》

垂直眼的角度
在小雨中看篮球
穿校服的孩子睁着成人的老眼
欢腾。教职工都是肥胖的
称他们帅是言过其实
我在那儿冷的发抖
粉笔在兜里变成粉末
小女生唱着发酸的歌
笑声从水泥地上跳起来
我酥软着倒下去,感觉
雨水的味道很浓
我坚信湿润的力量
并看到战士们玩大了
于是,同志们举起双手
“我崇拜你,灌蓝高手”
水泥地湿了
我们裹紧外套
这种冷瑟瑟,湿漉漉的味道
持续到球赛结果
雨水的味道很浓
让我们一起把舌头伸向天空
把鼻孔贴近地面
其他的,我不想说

《为这个早晨写一首诗》

是谁要求为这个早晨写一首诗
没有灰尘但有将土的预兆
等待然后否定
早操已经结束,周围空无一人
但我看到了花,玫瑰色的花
凋零前,牛气十足
二十年后再好汉时,花儿谢了

蕴涵杀机的床单否定了丽人的心事
的确,不再痴迷是上策
就这样平平展展的涔透进被窝
季节哑口无言
我们的选择,向后十步

这样美丽而又灰色的早晨
我们一起来等一个朋友
怎么撒娇都不过分的朋友
啤酒花在心脏一扎根
我们就幸福了---在呕吐以前

为什么我要给这个早晨写一首诗
如果一年以后我在流放途中
一小时以后,我一命呜呼
一分钟以后,被判为------
终生不得思念不得痴迷的罪!

《想哭不能哭》

不是我软弱
我想哭
我快把自己卖了
我想哭
也不是我把自己卖了
才想哭
阿妈,我想哭
在公交车最后一排
我哭了
没敢大声哭
没敢尽情的哭
阿妈
我想哭不能哭

 

《新发现》

时间在表上滴滴嗒嗒
光在黑暗中没有声响

就是这样的
恍恍忽忽地
看着外面的楼与天
听着汽车飞驰的声音
透视过去的街灯
我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
有一盏灯坏了

 

《就当我没有出生》

有一件事情
让我很难受
眼眶里塞着火
心里卡着冰
双腿打颤
腹中难受
我的身体僵硬着
我所坚持的
认为崇高的
被小儿麻痹似的身体
踢翻在地
都他妈狗屎
以后我也是
我才明白
有些人杀了自己
很明智
我想死了算了
把血留给马路
把肠子献给屠宰场
把尸体献给学校
或者
整个的反还给我的母亲
就当我没有出生

 

《对自己非常过分的要求》

跑步跨入
精神病院的门
疾步走出
象牙塔
开始像正常人一样
过疯子的生活
这些要求
对自己非常过分
我在路上
方向向左
跑起来当然向下
入土

《有这样一件事需要我非常认真的完成》






往前走


后方

《我看到那个人笑了》

我看到那个人笑了
还露着发黄的牙齿
她的眼前人流量很大
他她
她笑了
我也远远的看着她笑了
因为谁也不给她钱
也不给她好脸

 

《如此下去必将死亡》

如此下去,我必将
摸着水过河
山必将绕着云流动
文字必将跟着墨色运动
老太太必将与时尚争锋
如此下去,冬天不冷
夏天不热
鸟不飞
人不走
如此下去,尸体不再腐烂
灵魂很快腐朽
思想肯定豆腐
如此下去,天空有色无彩
崇高有声无乐
哈哈 如此下去
必将死亡
我们的光辉使命是
创造漂亮的骨灰与骨灰盒
然后,永垂不朽!

《朋友的睡眠》

他的睡眠非常纯粹
干干净净的
类似于动物的冬眠
不参杂任何崇高与垃圾
但这对我已经成了奢望
像冬眠着一样死亡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们被逼着直立行走
我们就没法不去思考

哥儿们,我被逼着
吞下那么多崇高,垃圾
还表现出快乐的样子
我被逼着
彻夜望着天花板
去想念天空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已经没有野性了》

我已经没有野性了
这不是好事
但好象也不是坏事

直立行走这么多年了
我感到无比骄傲
其实
如果不这么认为
我还是有野性的

 

《约会》

在我疾步赶往图书馆时
夜色中窜出朋友的喊声
" 流尘,去哪"
我说: "约会"
好象真要去见个 姑娘

 

《NO.3》

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
随意的抽动每一块骨骼
拉紧每一根神经
看着自己---从头到脚
聆听身边每一丝躁音
这时,我就活在
死亡的阴影当中
我离自己远去
于尸骨未寒之际

《狂放的人》

路,我们在走
幻想,我们在飞
希望,流放北京

活在未来的人
死在今朝
成全,蒙昧众生

另一个国度
黑色的皮肤
明亮的眼
---卸不掉的星斗

没有足迹的足迹
路在退却
狂放的人
浪迹天涯.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镜子中的脸
镜子碎了
脸还在
但通过它
我触摸到了
这张虚幻的脸

纯粹 自由 理想
为了这些
我等待着背井离乡
红色的物体死亡了
红色还在
金子的光
在泥土的气味以下
我不相信
我的眼睛
睁的只有这么大

《回到家就想起你》

你的身体是空的
你打着哑语
你没有表情
你从一个地方出现
又从另一个地方消失
你不再真实
照片上的模样有些虚幻
你走了 老了
已经没有了幻想
YaYa,是黄河边上
你每天迎着的狂风
把我们的梦吹散了
你没明白
昼是夜
梦以外的世界是黑梦
YaYa,不是我想到做爱
才想起你
现在我疲软在床上
没有任何欲望
我回家了
每看到自己
我就想起你
我回家了
每看到自己
我就想起你

《NO.5》

窗外的阳光
宽大的床
寒冷的空气
温暖的被窝
目光所及以外的视野
心灵深处之外的世界
爱以外的爱
前进方向的相反
我们活着
冬天戴上口罩
夏天架上墨镜
我们奋斗
借药物
借机器
借文字的力量
我们死亡
像所有可爱的虫子一样

《飞舞的麻雀》

戴上一朵红色的康乃馨
去见另一个自己
打着绷带,在壁炉旁
狞笑着的自己

褐色的血肆意流淌
阴冷的目光爬出铅印的文字堆

星宿惨淡的面孔
树木神秘而僵硬的背影
野兽的死亡
结了痂的愤怒
与麻雀有关

漫天飞舞的麻雀
无数股力量
无数束光
来带走这
黑暗中黑暗着的自己

飞去的麻雀
退却的晚霞
一个爱人,两个宝贝
带一朵红色的康乃馨
即可恢复如新

《几天不见》

几天不见
镜中
像是另一张脸

乱七八糟的胡须中
透出
此 刻---
日落
东山

《2004年的第一场雪》

水泥地上一下雪
极滑
我习惯性的打了个溜
结果兜里的手套掉下去
粘满了雪
和土

《猪的快乐》

猪说
瘦是一种耻辱
于是
猪们拼命吃
成就了
一堆又一堆
白森森的肥肉
猪说
我肥我快乐

《给尊敬的前辈们》

相当年
红军长征
经历
千辛万苦
更远点
唐僧悟空取经
历经
百磨千难
而如今
我上学堂
小呀么小儿郎
边走边踢石子
最近非常冷
我有围巾
手套
还有靴子
但是
敬爱的前辈们
我时常想起你们
有时还梦见和你们
过草地
打鬼子
此致
敬礼

《碎片》

1.爱情的第二种解读
他对我很好
但我好象失去了什么

2.时间的定义
钟表上走动的是零件
这过程什么也没干
比如刷牙
再比如造爱 或者其他

3.艺术家
每个人都是
多数没睁开眼睛
其他的
至奔金字塔

4.新娘
有足够的理由
穿一穿
圣洁的婚纱

5.教师
戴着伟大的崇高的花环
而不得不骗人的天使

6.政客
把香水
涂到下半身的一群

7.摇滚歌手
天使的变种
死海中挣扎的恐怖分子
把童年重复着一辈子

8.农民
最伟大的创造者
贱价出卖自己的仆人

9.老板
你的瞳孔
是一枚发光的硬币
内尖外圆

10.大学生
我的寄生虫同胞

11.我所期待的死亡情景
“此生
**没白活“
然后睡过去!

《一只羊的处境》

一只羊漫步在牛羊肉市场
你想想
它是多么的尴尬
是该仰望帐房先生的脸
还是欣赏顾客小姐的大腿
但我看到
这只默默前行的羊
穿过了人声鼎沸的市场

 

《断章》

找个美丽的词
说上两句情话

多少次噩梦中惊醒
谁说我在长大

吉他手的今天
以梦为马的旱獭

把目光撒向窗外
铺开一张灰色调的油画

疾步静走
风的嗓子沙哑

一位诗人的堕落
夭亡之孩子的孩子

梦回童年
扩大关于坟墓的想象

喷涌而出的自来水
没有眼泪的情郎

亲人的白发
骂街的神经病
边缘线上的乌鸦

 

NO.17

只要你叉开双腿
世界也会闭上眼睛

 

《我们握着枪》
给友--HJ

卸下全部子弹
拿着空空的枪
我们可以任意选择目标
随时扣动扳机
我们甚至可以
规定射程与速度
这是与生命做爱
并非被其强奸
我们手握着非法武器
掌控着自由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与毅力
握着枪
瞄准--奸商、政客、戏子
兵痞、嫖客、战争狂、隐君子
逐个的将他们消灭
消灭在我们的视野之外
‘胜利’消息传来
我们把酒当歌
在麻醉了一屋子空气
一切归于宁静后
我们再装上子弹
瞄准对方
砰 砰
我们一起跌倒
我们的血
就会流淌成
一条小河

 

NO.19

像我这样
经常性地
从高处往底处看
也经常性地
看到
自己就在
地上走动的那些人中间
毫不起眼

写在春天的情诗

爬在窗台上
看楼下匆匆忙忙
花花绿绿的学子们
真想写一首诗
给任何一个
在大灶上吃米粉的小女人
哪怕她骂我一句
“神经病”也无所谓
因为也许只有那样
我才有可能
在春天
写一首
情诗

 

《星期二晚上》

星期二晚上
夜淡星稀
你打铁的声音
在城市上空
铿锵有力

星期二晚上
我看到一匹豹
从容散步在街区
一只鱼在恶海中死去
还有无数花枯萎

星期二晚上
车声嘈杂
我似乎听到了
一曲没有音符的《广陵散》
豪饮不醉

星期二晚上
我可以喝一宿劣质酒
甘愿耳目失聪
我渴望干净
像你的死一样干净

星期二,无眠
我想你,嵇康

《今天我像一个女人》

今天我像一个女人
好象
突然间
长了一个子宫
我竟然给自己买了一朵花
在它被人弄折后
满腹委屈
并把花瓣
逐个吃光
然后又傻B似的
等待怀孕
笑死了
在头因中毒而发痛时
我竟然哭了

 

《跟社火》

社火队
把元宵夜闹了个
热火朝天
我作为随众
挤在人群中间
跟着去看
这么多年
第一次
像今天这样挤进
黑不见底巷道
看到了
婆婆娘
哭丧着的脸

《由于走路》

由于走路
由于
必须有一些人
走在
你前面
因此
你无法看清
那些人的

《今天》

紧紧
楼着今天不放
她会
把你抓得
遍体鳞伤

《压抑着》

只要压抑着
强制性的纯洁着
迟早有一天
我们每个人
都会变成狼
因此,需要时不时的
给自己一些快感
承认自己是狼
或比狼更凶残的动物

《纯洁》
一个70年代女人的独白

想念一个人
压制着
不敢接近
因为怕
一撞面
就怀上一个不能怀的娃娃

《那个女人》

哪个曾经没走出去时的女人
偷偷摸摸地作爱
大大胆胆的幻想
笑脸灿烂
那个已经走出去的女人
准备生个孩子
忙着洗衣做饭
在我们昨天见面时
她已奇迹般的
学会了
喝酒、抽烟

《逝者如斯》

作为农民的儿子
他身强体壮
憨厚老实
完全可以开垦一片土地
而他,背井离乡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
当了一个
在女人胸脯上劳作的学徒
学成归来
占有两平米土地的他
看着花圈
引亢高歌
“逝者如斯”

《关于死》

我想
他不仅仅是一个诗人
也不仅仅给苦涩的生活
添那么点花边新闻
我想
他活着就是为了
让活的更好的人
感觉到他的死
让人们从他的挣扎中
看到他们的生
我想
这就够了
怪牛B的
等他死那天
他再告诉自己
“你不能死
你死了
会有人难过的“
这样
他就不死了
癞皮狗一样活着
不断的制造新闻

《疯子》

他替你们
把不该说的话说了
他替你们
感情丰富
精力充沛
他替你们
成为男人
或成为女人
他替你们
就这样走下去
他替你们
信仰神
热爱生活
他替你们
把本该由人干的事
干了!

《坚持三章》

坚持这种愤怒
我们无所事事的溜达在大街小巷
我们一起在柔和的日光下嚎叫
我们作为最普通的一个人做着不一样的勾当
我们可以忍饥挨饿、放荡不羁、放声高歌
我们可以打乘不一样的公交车去相同的地方
而又毫无目的
我们没有疾病却感觉不到健康

坚持这种快乐
抵制全部底调因素
活泼快乐,积极向上
用所有用得着手段高呼万岁
大踏步向命运腹地进军
我们划地为牢
在关卡林立的城堡感受着自由
我们看不到地平线
最高的大厦就是我们最高的视点

坚持这种状态
童年记忆中的泥巴、风车、飞镖
少年时的第一次梦遗
青年 年轻时打着层层包装的理想还有煽情的梦
我们向家的方向飞奔而离家渐远
我们栖居的家园注定在废墟或异乡建立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