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

2006年第一章
 

《公告》

 
一只黑猫
眼睛灯一样明亮
绿荧荧的光
向黑暗中长出的一束草
但这只猫
于昨天中午12点
出车祸
死在五叉路口

 《全世界都连在一起了》

 你在叫我
我没回头
全世界都连在一起
迟早有一天
我们会面对着面
狭路相逢
到那时
你我不再是游击队队长了
只是两个
老头

《这首诗》

 伟大的诗人
在更年期
写下最后一首诗
刀子一样的诗句
将诗人肢解

 
多产的母亲
拉上窗帘
捏着皱巴巴的乳房
等待再一次生产

 
骑士与浪子
站在高岗上
拔出剑
为一只蝴蝶
展开决斗

 
一匹健壮的骏马
和一头老母驴调情
母驴含情脉脉的说
“亲爱的---
这首诗就到这吧!”

《江山易改》

 
江山易改
欲望自杀在床上
果实腐烂
童贞的决心拒绝那条大河
一条小溪奔流激荡
对于一个年轻的武士
本性难移
将自己放翻在
没有女人的床上

 
《一只猪向右转》

 
一只猪向右转
四只蹄子没法一致
肥胖的肚子摇晃
一只猪就那样
训练向右转
左的概念
离它很远

 
《如果有一天》

 
如果有一天
云飘下来
砸到你我的头上
如果有一天
大海变成酒缸
我们像纸飞机那样
无法准确的
降落到它的海面
如果有一天
地平线消失
你我成为两条平行线
穿过一头病牛的两只眼睛
如果有一天
我们成为珍奇动物
在铁栏杆里面
供饲养员
细心照料

 

《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像半截木头
不动声色的
立在黑暗中
但我做的一点都不像
更像一块墓碑
熟悉我的人
能从这块碑
想起我痛不欲生的
一生!

《有个女孩》

 
有个女孩叫王小花
芳龄十九
喜欢摇滚
穿韩版的衣服
提臀的裤子
站在市中心的广场
见到黑亮的警棍
下身湿的一塌糊涂
并偷偷摸出一点
在地上写道:
“我讨厌
作处女的日子!”

 
《   》

 
有一只苍蝇
在春节前降临
少女妈妈们把豆浆
灌进奶瓶
九只老鼠在油缸下面
训练跳高
三条鱼的尸体
挂在窗外的树上
一个校长想起这些
打了个喷嚏

 
《你在哪里》

 
你远离亲朋好友
你在哪里
你在停产的工场里?
你在冰冷的机器里?
你在孕妇的肚子里?
你在哪里
你在茂盛的头发里?
你在瘙痒的皮肤里?
你在缺钙的脊椎里?
你在哪里
如何能找到你
上天
入地
还是笔直的站在路上
等你光临!

 
《   》

强壮的舞蹈
在风中起舞
细雨中呼救的麻雀
停留在一场梦中
我的弟妹啊
人世间黯淡的一切
早已化作一道彩虹

 

《要我歌颂你吗》

要我歌颂你吗
一万年以前
你还是孩子
一年前你还是处女吗
要我歌颂你吗
猪走出猪圈
母亲走出厨房
西瓜飞出冰箱
要我歌颂你吗
一万年以前你还是处女
一年前你就生了上帝
要我歌颂你吗
要不要把我生命全部的血
牡丹或梅花那样
点到纸上
成为图画
要我歌颂你吗
将自己的皮眼用一条尾巴扇住
你根本没有回答圣徒
提出的疑问!

《气象》

 冰冷的客厅
敞着门
火红的灯笼里 亮着
60瓦的灯
鞭炮的残骸被清扫
鲜艳的小姑娘
偎依在灰大衣里
两只等不及春天的苍蝇
一跃而起 又迅速坠落
渴望出现在黄昏的老人
与所有的不眠者
包括昆虫蝙蝠
一起出洞

 

 《这个夜晚》

 
一盒烟
一支蜡烛
一桶可乐
半斤白酒
一张空床
就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这个夜晚
我不指望
再见月亮

《为我的爱人…》

为我的爱人
修一个广场
在黄河的边上
这广场上
要有苹果树
要有宽大的木椅
要有成群的小鸟
为我的爱人
修一个广场
这个广场上
异族恋人们
可以自由歌唱

 
《就喜爱那个》

 
卡西门多和拉斯克里尼科夫
在街头相遇
刘成瑞和扎西才仁
在酒吧喝酒

 
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
在今天晚上相遇
前世和未来
在今天狂欢

 
手拿玫瑰的男女青年
擦肩而过
背刀的武士和拿刀的大侠
在独木桥亮出利器

 
十只蝴蝶发春
九只老鼠打洞
一支好看的小鸟
把好看的衣服撒向大地
大地立刻
姹紫嫣红
一群男女裸舞

 
《景》

 
雪中爬出的土路
脐带一样
连接着村庄

村里的公鸡
中午12点啼叫
农夫出门收割青稞

青稞地在草山的脊背上
野鸟在上空飞翔

一条蛇从田埂爬过
一条细长的土地
迅速冰凉

几只羊在山顶吃草
牧羊人躺在草地
看着头顶的几朵大云

云的阴影打到他的脸上
他感到凉爽

梅子熟了
争先恐后长上草莓的红
无人采摘 掉到地里
酷似遇到冷遇的妙龄女子

  
《  》

在人人争做妓女的时代
我只能成为一个嫖客
守候我失血的新娘
敞开那荒芜的城堡

 

《今晚》

 
今晚
你想回家数星星
还是和我一起
看天花板

 今晚
是固执的在黑暗中
大睁着眼睛
还是在人造的灯光下
暴露自己虚构的身影

 
今晚
选择舒适的床还是大地
选择星空还是棉被

今晚
我们用手捧着自己的脸
还是对方的脸
我们把镜子转过去
还是正视另一个自己

 

《小诗》

 
借太阳的力量   
把腐朽溶化
借爱的力量
把阴部的腐虫击垮
一轮大日升起
小桥
流水
人家


《乌托邦》

 
风停泊在屋顶上
火爆的民族歌舞
你无言
撕裂一片草原
在自己的口袋寻找
怎么讲
无所谓贡献
如果真要大踏步前进
黄河水
自天上来
那么多值得赞美  讴歌
关于思想的秘密     
艺术复活
战胜无数恶鬼
无数次跋涉
雪山崩塌
滚烫的 带着血腥的国王
带着奴仆 进入混乱
生活 变了
愿望是三十年以后的事情
乌托邦
本该死亡的树
长出枝叶
开出花

 
《再忆伊诗》

 
无法想象
一转眼 我们就长大了
我在各种地方留下了自己的种子
而你 或许打掉了自己的孩子
伊诗----
我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你还能嫦娥一样
月亮一升起
就让人想起吗
你还喜欢独处吗
你还穿那件米黄色的衣服吗
在爱人怀里你的哭泣
还是那样无声吗
伊诗----
今天艳阳当空
我刚睡醒
很突然的
我想到了你
你还那么美丽吗?

《风吹草低见小孩》

 
孩子们很开心
玩着捉迷藏游戏
跑到东
跑到西
“古墓”上长长的枯草
随风闪来闪去
风吹草低见小孩
风不吹
什么都看不见
那家伙蹲在那
窃喜

 
《情欲》

翻滚着开水的壶  溺死了
我的情欲 结了冰的十字路口
打滑的摩托车排队
做生意的人多辛苦  他们
养活了脚下的土地  风更大了
此地不宜人类居住
青海湖比旺季更蓝  爬上三楼
我就能看见她的腰肢
蓝 就是蓝 刮子光着脚板
在水泥地训练走路  冰冷刺骨
所有的蛇 滑进一个山谷
苦行僧涂抹着唇膏
保护干裂的嘴唇
牧羊犬被羊赶进深山老林与驴媾和
放养的老两口晒着太阳在土坡午餐
壮观的大云出现在楼顶
季节更远
两头牦牛齐头并进
朝屠夫进发
翻滚的开水 烫手的壶
激发了我的情欲

 
《黑狗》

有一条黑狗
出现月亮后
吐着长长的舌头
垂涎三尺!
这条黑狗
叫李不石
理想是
作条天狗
奋斗目标是
吃到月亮

 
《日记》

一只死鸟
没有伤口
一只猫
冻得僵硬
一个在学校操场
一个在马路边上
我先看到死鸟
后看到死猫
死鸟闭着眼睛
死猫的睁着眼睛
为了记住它们
我给它们
照了张相

 
《一个女人的变化》

 
一个女人的变化从何谈起
手机上的心形小饰物
换成一只小猴子
夹着腿小心的走
变成在酒吧嬉闹
一个女人的变化
从湖水冰封的那一天
从风吹起的那一刻
雪飘零的那一瞬间
画上雅致的淡妆
在地平线两头摇晃


《起航》

起航了
这条大船
愚笨的从草原驶向雪山

青海湖每年冰封一次
篮变白湟鱼在冰层底下
讨论如何过年

科技武装不了我们的身体
草原—尝试着长出铁草
人类—
早就具备了食铁的肠胃 

沙柳河
你终日眨巴着一双
冷漠的眼睛
粘在大地上

抛锚了
水手们争论着冬虫夏草
坚实的木筏停泊在
女人的腹部
漂向高峰

 
《24小时以后》

 
我没说过爱你
我甚至没见过你
就有一次
我做了一个卡通片似的梦
你是里面的女主人公
你骑着一条长长的驴
兴高采烈的穿过一片花园
要知道那时罂粟地啊
是我苦心经营的牧场
24小时以后想起这个梦
无限忧伤
你怎么是骑着长驴的女人
你怎么那么轻易的毁了我的牧场

 
《受伤感悟》

 
我的脚被包扎着
我就躺在床上
就那么一天听收音机
感到饿就伸手取点食物
觉得冷就加条毛毯
我的生活如此与众不同
现在 天暗下来 气温也逐渐降低
被窝里也进了不少寒气
人们把自己爱的无微不至
隔壁炒菜的声音极有节奏
许多事情比自己想象的精彩
我不是在床上而是在荒原
像一只年轻的狼
从一个地方游荡到另一个地方
甚至忘掉了吃羊
音乐是美妙的
魔鬼一样的旋律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更真实的世界
在这里我忘记了疾病和残疾
像每一个健康的生物一样
释放着自己的情欲
打造着我们的后代
我确信
每天我就能走下床
到达另一个地方

《   》

 
你没有资格拒绝
作为一个人
你和我
都应该和他那样
脱下人皮
扔掉像人的一切东西
认认真真地
找个人
抱在一起

《明年》

 
明年
我就身首异处了
作为一根包装精美的香肠
摆放在上帝的餐桌上

奇怪的是
上帝正眼瞧都没瞧一下
就把我们赏给
穿着长长睡衣的天使
那些天使表情颓废
体态臃肿
把我捏成阴茎的模样
放到嘴里

 《你要爱上我》

 
你要爱上我
你一定要爱上我
你必须爱上我
就为我身上这一块多余的肉
也要爱上我
你为什么不爱上我
如果爱上我
你的手就不会放错地方
可爱的
你要爱上我
你一定要爱上我
你必须爱上我
你的手
那么好看的手
不能放错地方

 
《行为艺术以后》

 
可以拿行为艺术的时间
去相亲
以艺术的名义
给自己带来苦难
我的血梅花印那么好看的
烙了十几公里
行为艺术让我成了一名花匠
使我不安分的身体
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
想着—
明天一定要和今天一样

《   》

 
你踩着我
走过那片恶水
我像条老朽的木船
停泊在
离海不远的港湾
我只有目送你
像飞蛾
翩翩起舞
飞进火海

《   》

 
你怎么不是一个神箭手
把我射到
上帝的肚皮上
万劫不复

你怎么不是柔情万种的女人
给我生一个
不听话的娃娃

你怎么什么都不是
让我一个人
无限忧伤的
耕耘在这张不会变成面包的
破纸上

《东张西望》

国王的头
乞丐的盲杖
少女手中的鲜橙
劳动人民的脊背
燃了半截的烟
乐手的屁股
小姐的吊带
冰面上滑倒的自行车
身分证上的脸
床单上遗落的阴毛
借并不灿烂的阳光
东张西望
国王的头种到土里
乞丐的盲杖变成路标
鲜橙走进包装袋
劳动人民的脊背霓虹灯一样闪闪发光
香烟中途熄灭
乐手的屁股撞碎颤抖的音响
小姐的吊带出现在哨兵头上
滑倒的自行车展翅飞翔
身分证上的脸被通辑
床单上的阴毛重于泰山
借并不皎洁的月光
东张西望
老太太走到镜前化妆
少女在街头游荡

《少妇与狼》

 从坟地走出的少妇
年轻 美丽
步伐轻盈
金黄的油菜花
像一条金光大道
从坟地铺到坡顶

有一只狼
刁着一个穿花衣服的小姑娘
爬过坡顶
太阳一下山
就不见了
四周非常安静

 
《#########》

烤箱被封
火窜出斗室
烟随处飞扬

去年,大象的鼻子
伸进了我的国库
草原给森林转让了一些
怀孕的动物

必须要说
我不需要借口
只要一个女人
或者静悄悄的走

广告做了 好几年
战争仍没打响
击入我眼内的土地
绿的一塌糊涂

如果必须静悄悄的走
那么
给个理由

 
NO.44

 
左鼻孔是鼻涕
右鼻孔是血
这个人就把这个鼻子
挺在我的面前
翘着大拇指
冰冷的说道
迟早有一天
我—
东山再起!

《梦境中的女人》

 
那些女人
都变成了仙女
翩翩起舞
那些女人
都又变成一张白纸
贝壳一样有光泽
那些女人
在严冬
穿着薄薄的衣裳
翘着滚圆的小臀
那些女人
在小河里嬉戏
在花园散步
在网吧聊天
在舞厅扭着细腰
那些女人
挥舞着纤细的手
浅浅的笑
和烟雾一起消散
那些女人
在我熟睡时
把自己的秘密无情的打开
花瓣一样芬芳!

《¥¥¥》

 
你好
感谢你
读这首诗
很抱歉
我们下次
再见

 《333》

 
挺着干嘛
灯这么亮
五万年以后
骨灰会是黑的
来制作油墨
刷在墙上
悼念
这只提前死去的鸟

《天使医院里的男大夫》

 
天使们身患重病
我给她们医治
五脏六腑
看到了她们在无影灯下
颤抖的翅膀
并轻轻的触摸了
她们小小的乳房
多带劲啊
使我以飞翔的姿式
进入梦乡

 

《我在等待我的妹妹》

我身患绝症
不久就要死去
我在等待我的妹妹
骨灰盒等待着一件嫁衣

我在等待我的妹妹
来喂养 我的宠物
它憨态可掬
步伐轻盈
它的寿命和我一样短暂

我在等待我的妹妹
好看一看世界上最美丽的文胸
然后 满足的闭上眼睛

我身患绝症
不久就要死去
我一定要等到我的妹妹
我一定要把每一天
当作一生

《   》

 
寒冷发胖
空气凝固
盘旋已久的凤凰
飞入鸡巢

看不清前后左右高低
这只
巨大的手
拍着篮球
--星光闪烁

因何如此莽撞
一头肥猪打开门
路面上新鲜的脚印
被雪填平
群鸟在林间乱舞

人类如蚂蚁般忙碌
裹在厚衣服里
脸 留在外面
不能像鸟般赤裸
不能—飞舞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