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Poem-2007(部分诗歌)

 

《我画中的人》

我画中的人
迟早有一天
会从画布走下来
把一脸的油彩洗净
勒紧腰带
趾高气昂的
奔赴现场
那里红灯闪亮
2007.01.09

《》

一条马路
插进黑暗里
马路上的光
在跳跃

一只手
伸进裤裆里
里面的东西
在膨胀

一把利剑
刺进美人的胸膛
流出来的血
可以染红
一个广场

2007.01.11

《》

一只猫看着我
目光非常平静
我也看了一下它
我的目光可能不太平静
它很平静的用前爪
轻轻碰了一下
我写诗的手

2007.01.21

《》

刀伤好后
在我的身体
成了装饰
在我的左胸和右胸
有点意思
我能肯定
已经忘记疼痛

2007.01.21

《胡说》

三千年
我脱了鞋子
肯定脱对了
这两个月
我没有写什么文字
历史  对吧
抒情
很早年的事情了
不敢抒情
我的脚飞了
和抽大麻抽飞了一样
就是飞了
眼睛成了沙漠
下体开始流泪
你说对吧
我开始怀疑
就是五千年我也怀疑
走---
用三秒时间
走出所有的废墟
这可不是大话
肯定行
不用说
走出去以后看见的东西
和眼前有何不同
大家都知道
还是一样的
还是一样的
就是走出去了
辉煌---一天空的乌鸦
漂亮---一地的蟑螂
还有   尽量高亢一点
背运的诗人
出卖诗歌的举动失败
一脸狗屎
看见的和没看见的
都不见了
没用。。。。
一点用都没有
三千年

2007-6-28

《回家乡》 

一列开往家乡的火车
开进天空
穿过云层
经过月亮
绕过太阳
开到到处都是星星的地方
成了一个闪耀的星球
这列开往家乡的火车
闪烁 闪烁
象一排在天空
闪烁的街灯

《梦境》

我又开始找了
你又没有了音讯
怎么办
你在那里
有多少故事烂在我们的额头
多少没有翅膀的空头支票
绕着我们飞
灯不亮了
星不闪烁了
梦死寂一片
我又开始找你了
正如我一直在找的那个
永不现身的上帝
多么棒啊
我踩着永远无法猜透的节拍
奔跑   寻找
当我的眼睛只能用来看东西时
你要相信
你永远不会被我看见
当然,如果有神灵
他们会相信这一切
并为我铺上一条宽广的大路
那条大路
撒满荆棘

2007-6-29

《 》

我不能用任何技术
我必须手捧雨水
你看 

一匹大马慢慢走过去
一只蚊子飞离
两个人疲惫的眼睛
看着同一件东西

这可了得
我强壮的是身体
强壮的不能自已

大雨磅礴
鸟都躲在窝里
更多的人在观望
你在纪录
和雨有关的东西

一定要告诉你
我梦见了亡人爷爷
他让我下跪  

2007-6-30

  《》

我在慢慢梳理
我在试图完成一个流浪汉的责任

那些笑嘻嘻的心跳正常的人肯定有问题
我说过的

回家可以走高速路了
我们的车顺着高速路流淌

那些无边际的梦啊
那个拿着麦克风艰难唱歌的女神
声音开始消失
在这个城市
连风都是脆弱的
我的肩膀和家乡山的肉长在一起
我血液里牦牛的蹄音
终于开始哭
也没有声音

阿妈回来了
放鞋的声音很轻
她还得做饭
做饭的声音也很轻

一杯本来呆在杯子里的水
开始沸腾
沸腾的体面、忧伤
也不失节奏
两个人走在一起
互不注视

《》

没有人可以这样对待一面墙,墙体的创伤糜烂在老虎的心田
多么荒唐,白云之间的嘶杀逐日激烈
狼们爱护生命的实践使整个生物链失衡,羊们长上锋利的牙
长发人背对青山绿水
干枯的老树郁郁葱葱
挂满果实的树枝紧贴地面
你我赞美的其实是同一件东西,那块破布迎风飞翔
你在想什么?
强大的老鼠,不敢正视那一地的金黄
飞在空中的灰尘变成漂亮的鹅毛大片大片的飞的很狂

没有人可以这样把那么美丽的故事那么快的遗忘,故事的结尾羞于见月亮
多么渴望,两条河流轻轻的相撞
小孩在学习被篡改的历史,大人满头大汗继续违背政策忙着生产
一头牦牛染了头发对大地调情
蝴蝶绕着大粪飞翔
乌鸦穿上华丽的新装
你我承受的其实是同一件东西,一双瞎了的眼睛在发光
你在干什么?
凝固的天空重重的砸在地上,部分大地飞到天上
刚学会跳舞的猪在更有难度的舞蹈中痴狂

故事结束了
孩子们走出
学堂
衣服很鲜艳
玩耍的声音很响亮
一个忧伤的人
走过他们身旁时
咽了口吐沫
不经意的将烟屁股弹到了很远很远天上

你走的时候不要忘了把床带上,尽管不可以这样
我来的时候手已变成手枪,眼睛里插满麦芒
你知道,所有的河流在为我们流淌
所有阳光下蒙难的生灵成为天的陪葬
如果它也死了。。
用香皂清洗灵魂的英雄才会永垂不朽
用尿不湿装饰裤裆的女王才更象个女王
一只鸟飞过去
另一只鸟也飞过去

《》


有一个人我没有看见
他的背影很高大
他的肠子缠住了所有的国家
他的脑浆在火锅里
他的肛门上挂满了霓虹灯
国王和王子们在那讲话
这个人我没有看见
一直没有看见

2007年12月

《》

窗帘从天上掉下来
直直的垂在我们眼前
风忽然吹来
它像旗帜一样发出声响
像瀑布一样开始流淌 
睡在垃圾屋的妇女
在风中大笑
笑声清脆 悦耳 
我和媳妇慢慢剪掉了 
对方的翅膀上的羽毛
白的羽毛
黄的羽毛
蓝的羽毛
黑的羽毛
飞了一大片天
一大片天上飞满了我们的羽毛
但我们无法剪掉对方的翅膀
我们扑闪着无毛的翅膀
在瀑布上飞翔 

2007年8月

《那个夏天》

那个夏天
我习惯于骂脏话的嘴
终于说出一些纯洁的话
那个夏天
我开始像以前一样
漫不经心的走在很阳光的路上
那个夏天
我的左边和右边
总是会出现美丽的姑娘
那个夏天
我变成一根油条
牢牢的搭在晾衣服的绳子上
那个夏天
院门口的大狗记住了我的相貌
洗衣服的邻居开始和我说话
那个夏天
我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路过的小河都欢快的流淌
那个夏天
我看见的一个天使
穿上平民的衣裳
我看见的另一个天使
把花瓣严严的合上
那个夏天
和以前所有的夏天很不一样
鸟儿比以前的多点
花儿开的比以前的旺点
那个夏天
和以前所有的夏天一模一样
总有一个忧伤的人
在我后脑勺轻轻的微笑
那个夏天
…………………..
!!!!!!!!!!!!!!!!!!!!!!

2007.8.8  北京

《怎么样了》

你的放回池塘的鱼
怎么样了
那个小小的伤口痊愈了吗
那些看起来很强壮的鱼
认它为兄弟了吗
那个小小的鱼
可能躲在夜光外面的黑暗里
可能轻轻地舔着伤口低声说话
还有别的可能吗
比如:
穿上一身盔甲与异己展开厮杀
闭上眼睛做好余度一生的打算
游来游去不停地撞倒巨大的石头上
那黑色的小鱼
低声轻唱

那黑色的灵魂
就是水中的河水
它的流淌象梦一样
你的放回池塘的鱼怎么样了
有多少粒阳光掉到它的身上
有多少颗心为它跳
有多少 双眼睛
在远离它的阴影里发着光芒    

那条鱼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   

2007-08-中

《一个人的战争在结束》

     
一个人的战争在结束
妈妈没有话说
一刀下去土豆变成两半
锅里的油冒着黑烟
妈妈没有说话
一刀一刀把牛肉
切成很小的片儿

很远的地方
一个石头在哭
哭的声音很奇怪
你会问:
石头怎么会哭呢?
不说话的石头下面
眼泪早就成了一条小河
小河变大河
淹死了-----
数不清的不想哭的人

两只乌鸦飞上了天
飞上了天
飞到天上就没有地方飞了
天上的树长在 了
她的头上
天上的果子没有掉到地上
也飞上了天
牛顿在天堂笑了

《在宋庄》

在宋庄
我把裤子脱下来
挂到一棵茂盛的树上
那棵树我叫不出名字
叶子很大
同时我看到
其他人效仿我
他们把裤子挂到
其他的树上
那些树我也叫不出名字
叶子很小
也许是离我比较远的缘故
看起来
那些树也很小

2007-08-12

《》

我写诗的手
昨天在炒菜
今天在打扫房间
明天可能还得为了生计要饭
我写诗的手
没有写诗有一段时间了
你知道
这只手为流浪猫
在墙角放好晚餐
这只手为女神
宽衣解带
这只手还干过
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像现在-----
把自己小心的
从一个地方挪开

《》

一个自负的人
画家村的幽灵
没有人可以那么做
这个你很清楚
一点一点的
轻轻的
我们把那个东西放下
思考一些别的
别的什么呢
非常轻微的声音
现实的问题
灵魂---
如果还有人问
那是一具没有骨架的躯体
如果有人质疑
所有的生命都是错的
对的是鸟的翅膀
龙吐的烟雾
一个确实存在的生命
发出的呼唤
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个叫上帝的人在公交车
看着站在前面的人

2007-10-10

《》

一只胖猪
围着我的院子转
转了一圈又一圈
开始那只猪是黑色的
转着转着
就变成了白猪
白白胖胖的猪 
就那么一圈圈的
围着我的院子转
后来我就看不见什么了
只记得有个东西
围着我的院子转
转了一圈又一圈

《宋庄艺术节》

喷泉在喷水
挺漂亮的
这是我住到宋庄第一次看见
还看到很多人
涌向美术馆
一浪一浪的
我也夹在他们中间
傻呵呵的
赶集一样
所有的人在这一天
都似乎很气派
只有一个嘴咬五花肉的人
馋死了一大拨
只吃熟肉的人
那块肉性感
妖艳
刺激
怎么说呢
还有许多人在酒局
和别的什么地方
哈哈大笑
最后所有的人都笑了
尽管人和人 笑的区别是
那么的大
大的我都笑了

2007.11.8

《一支烟的遭遇》

它先遇到一只相对漂亮的女人的手
后来遇到一只相对难看的男人的手
这支烟慢慢变短
慢慢变成烟雾和灰尘
这支烟遇到的嘴是同一个嘴
这个嘴几天前长过青春痘
这张嘴是一个机会主义者的嘴
开始遇到这只烟
就被它狠狠的咬了一口

《关于…》

小鸡鸡
想变成白天鹅
飞到云彩上
它的想法
得到了主人的同意
于是小鸡鸡
使劲的变
变  变  变
只是不知道
什么时候才能
飞到云彩上
主人也无法想象
它变成天鹅的模样
比如所有的黄种人
头上不是黑发
而变成白色的羽毛
到那时主人也许能想到
小鸡鸡变成小天鹅的
可爱的模样

《》

早上醒来
天气一般好

在颜色最丰富的集贸市场上
最好看的流浪猫
看见了最邋遢的流浪狗
头颅最轻的阿姨告所他们
你们这样是不对的
至于为什么不对
她什么也没说

一个人要远行了
她经过的土地
撒了一路枯枝败叶
还有鲜艳的花
我们都知道
土地是不会骗人的
她越走离我们越近
这是事实

有一个故事我想对你讲
我们的国王穿着
漂亮的盔甲
站在好看的城门上
对爱戴他的人民说
纸币上的脸
不会再是我的脸了
换成一个
威武的公鸡
猪肉的价格---
今年不会再涨

安静是可怕的
我的居室只有炉子上的壶
在说话
它说的声音有点大
窗帘安静的垂在窗子上
像是个害羞的姑娘
只有风进来的时候
才会动上一下

早上醒来
没来得及
看看自己的脸
就去了一趟厕所
厕所的正中央
挂着一张画
那画上是一张蓝脸

2007-11-13

《》

冬天快到了
有些东西开始结冰了
挂在树上的柿子一个个
掉下来  砸的很重
最后的那一个
掉在冰面上
被房客的狗踢了
一脚

刚出生的狗
睁开眼睛
把半截咬断的舌头
扔向主人
主人缩着肩
和挂面一起把它
扔进了厨房
厨房里飘出美妙的气味
小狗和主人
一起等…

很早以前
爷爷讲过一个故事
那个故事里
爷爷和狼相遇
在一个山顶
爷爷和狼都吓了一大跳
狼冒了
很长的一段稀屎
爷爷还说
狼是狗的外甥

藏獒是草原上的
一种凶残的狗
我见过
很肥  很大  很骄傲
与我见过的
草原上游荡的狼相比
一点也不贵族
记忆中那只狼
在青海湖旁
低着头   拖着尾巴
很忧伤的走
很瘦 很薄
但那影子至今还在我的
脑海中走
黑的象个洞

今天看见的一只
怀孕的母狗
目光四处游离
踩着小碎步奔跑
它的肚子很圆
它的腿子很短
也不知它又怀了
谁的龙种
这样的狗
在北京
我看见的太多

有一只被车撞死的狗--
心脏从口中吐出来
散发着血的气味
敢肯定
刚撞死的后几刻
那颗吐出来的心脏
一定在跳

2007-11-16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