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Poem-2009(部分诗歌)

《于是河》(诗歌卷)/2009.05.09-2009.10.23
 

《给YY》(配画)

在我的祖国
我只有一片天空
只走一条路
只爱一个人

在我的祖国
我未曾做过它类
只作过人
但我会选择今年冬天
乔装成鸟类
飞进森林
打扮成走兽
荡进深山
我甚至想过
选择最灿烂的一天
贴一身鱼鳞
游进海洋

在我的祖国
在我忧伤无限的祖国
我一定得
收腹提臀 高唱赞歌
再活上一万次
只有那样
在你悄悄离去时
我就能变成
一条河流

2009.10

《 》(配画)

我天天向下
没什么目标
只想知道
下到最底层
还能不能下去
如果下不去
作为一个没有目标的人
我只能
原地踏步

我原地踏步
没什么想法
只是这样踏步久了
会强壮我的双腿
用这腿干么使
我不知道
但有可能
踏出一条
自上而下的路

我天天向下
很久了
我的腿
我的心
早已适应了
底层的温度
路没有形成
眼前—
不是广场
就是草原

2009.7.29

《鸽子》(配画)

两只黑鸽子
三只花鸽子
黑白相间
一只白鸽子
在地上觅食
地是监狱的水泥地
它们确实也觅到了食
尖嘴轻快地
吻到地面
再收回去
步伐敏捷

关于鸽子是我
刚才所见
现已飞走
在我的周围
坐着两百多号人
穿着统一的白衣蓝裤
像被裁切的
蓝天白云的局部

我们的头顶
是很低的浅灰色的天
和十一个树头
树叶里藏满了知了
叫声铺天盖地

你不知道
我们都是一些趾高气昂的人
只是暂时在世界这个
湿润的洞里
迷失了方向

你不知道
又有两只鸽子飞了下来
不,三只了
一白、一黑、一花
在我们脚下找食
它们可是一些长着羽毛的人
犯人脚下又有什么食
但它们好像找到了
而且不少

你不知道
雨点开始落到
我的诗稿
只是雨点
不是某人的眼泪
从天而降

2009.7.20

《阿妈…》

满身的泪水
把儿浸泡在悲伤中
无论有声无声
儿都在哭
儿的脉搏每跳动一下
儿就得悲伤好久

阿妈—
在一个古代经常打仗的地方
现在有个牢房
在里面
儿感到无尽的悲伤
阿妈—
这里—-儿能看见
十一棵白杨
儿得一棵一棵的
等着它们
把树叶落光

儿想家啊
想双格达山间吃草的羊
想雪地里黑暗的牦牛
想那些死去亲人睁着的眼
儿想家啊
如果儿死在异乡
谁为儿缝一身新衣裳
谁能把儿沉重的尸体拉回故乡

阿妈—
如果儿死了
就在儿的口中含一根您的白发吧
那样--儿就瞑目了
说不定啊
儿能转世成一只鸟
必不高飞
只在您的屋檐歌唱

2009.7

《2009.9.20》

我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使劲的伤害自己的
口腔和肺
我在毁灭自己
天呐—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我如何向自己的爱人
交代
我如何控制
美丽的雪花
不落到汹涌的洪水

我如何去面对
这张脸
已经不是海图了
更似久旱的山脉
我如何找到泪源
把自己粗糙的肉体和灵魂
洗涤干净

当终于有一天
我举起双手
平静的望着上帝
我的爱人会不会和往常一样
将我轻轻的推醒

《 》

我喝光了所有储备的
纯净水… …
我轻轻叹息着
扒拉着自己的身体
从一个年代到另一个年代
我在秒针走动的最细微的声音里
--死去

如果有人发现我
请将我埋到土里

如果有鹰发现我
请用您的利爪将我撕碎
再把残破的心带到天空

如果你是一只野兽
那么,你来对了
我虽不新鲜
但肉还算可口
足够你享用一生

如果有神发现我
你要知道
不是你的错
你只需要装成没看见
冷漠的踩过我的身体
到别的地方
施展神通
你也可以否认
很早以前
我们就已经平起平坐

2009.9.29

《 》

躺在身边十几个
难兄难弟
在他的磨牙声中
艰难入睡
此刻—
世界静无声息
只有孤独
--肆意横行

《磨牙》

很显然
他是个奇怪的人
他的磨牙声
使睡眠甘甜
也使一个人的孤独
像海一样深沉

他的两颗牙
始终露在外面
被宽大的背心包着的屁股
毫无生机
他与每一个人争辩
有一刻
毫不留情的置自己于
绝境

被雨洗刷的世界
干净 透彻 冰凉
一屋子不沉默的人
一身尘土 无所归依
只有他—
在角落闪动着小眼睛
把明天抛到过去

2009.9

《日记》

曾看见—
我肿胀的翅膀
轻盖在天空之上
飘在周身的云朵里
含满乳汁
阿妈在远方微笑

而轻薄的身体
只与尘埃相见
早已远离了草原
也未曾见到大海

多少年以后
我还能像个孩子一样
把自己全部的梦想
埋到土里吗
还能像个牧者
从天空看到希望吗

此刻,透过窗户的铁条
我悲伤的看着雨
也只看到了雨

2009.10.

《 》

阳光下
很多姑娘
在警棍的诱惑下
快乐地跳舞

在这里
广场被囚
铁窗冰凉
在这里
只有鸽子在高空
飞翔

两条狭长的楼道
挤满囚犯
他们高唱
歌唱祖国
是的---
一定得歌唱
在祖国最屁眼的地方
放声高歌
惊飞蚊虫
震裂地板

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毫无商量的余地

天一晴
一条腿
就会飞
和那些阳光下起舞的姑娘一起
尽管—
她们披着最羞辱的恶名
在这些更应该羞愧的人面前
在警棍的和探头的注视下
翩翩起舞

我们感到幸福
永恒的幸福
我们打算一起高飞
飞离祖国

《2009.8.21》

头埋在云后
脸藏在土里
忧愁的人啊
在你还想
往前轻跨半步时
某人的眼神
已将你穿透
于是—
你的双腿
只能变成
两棵树

《梦境》

金字塔下旋转的
幽灵
奋力奔跑

圣母的奶水
从悬崖落下

三只公羊
朝一个湖泊跋涉
那里是生命之门

疾风下来了
裹挟着一个少女
她的笑声
划空而过

在某一个
激动人心的时刻
睡意铺天盖地袭来
奇妙的王国
正准备
在梦境打开

2009.9底

《马》

我的马
在迷雾中丢失
一年前的彩虹
整个半年悬在天空
那些不眠之夜
对于他的子民来讲
是福

我于是
侧过身
面对着一个囚徒
背对着一个囚徒
时刻奔腾着的呼吸
撑起另外十几个人
都是囚徒
睡姿各异
梦境却相同

这里没有温暖
也没有春秋
只有无数匹马
在梦境飞奔
偶尔丢失
但嘶鸣不休

2009.10.4

《飞翔的翅膀》

天晴的时候
很好
下棋的人
摆弄着星星
好几天了
蹲的人蹲
跪的人跪
无法想象的
飞翔的动作
延续着
向下沉
其实---
你也能么
在你想往下沉时
真正飞翔的翅膀
才能生长
有时候啊
能盖满
整个天空

《 》

如果你有一种方法
哪怕别人不懂
也能触碰到真相
事情很好办
如此—
不懂下去

有时候
我完完全全爬着
连脸都埋到土里
土很黑
很肥沃
就像眼前的黑暗
又软又深
也像妓女云彩一样
柔软的肚皮
塞满了堕落和芳香

《没有人了》

他怎么---
越来越像个老人
越来越喜欢角落
去触碰那些
地低下跳动的神经
埋藏太久的
真玉

思念已铺盖了
全部的草原
忧伤的狼在广场自残
又一个梦境
虚飘飘的
走向极端

我能看见
有人试图将我
痛楚的沟壑填平
这让我欣慰
我以一个死去了很久
又活过来的人的名义发誓
在剩下的日子里
他将低下头
高傲的前行
当然—
以前也如此

没有人了
当他们每见到一次日出
就发现一起灾难
当他们的花朵
只在阳光下开放的时候
没有人了
是灵魂
出卖了他们

2009.10.3

《 》

根据天意
这个人
去参加一场战争
战场在美丽的白云之上
他身穿漂亮的铠甲
剖开了自己的胸膛
鲜血在云端流淌

在敌人到来之前
就把自己放翻
整个天空—
因此颤栗不安

这个人
此刻 非常兴奋
他的心脏长上了
一对可爱的翅膀
欢快的向地狱飞翔

只有一条路是绝路
也只有一条路通往黑暗
往往这个时候
在心灵到达灵魂的居所
或者见到灵魂本人时
无数赤裸裸的天使
雨滴般倾泻而下
奖赏久旱而贫瘠的大地

2009.10.8

《飘..飘..》

我的眼睛已盛不了
泪水
只要扒拉一下眼睛
想起那些故事
无数羊粪蛋
从眼眶蹦出
那可是我的童年啊

手攥着大把大把的彩虹
高举着战神血红的旗帜
童年的梦想
正在开放
像梅毒花开在生殖器一样
那种美丽
只有死神知晓
一个青年的童年
已变成一个老人的童年
无数死鸟的羽毛
正在变成
无数飞翔的雪花
绕着城堡飘
飘..飘..

《2009.9.12》

许多人
蹲在地上
多少个世纪
以来
这件事很壮观

在我的脑海
泊着一只老船
扬帆吧
在海啸来临之后
我想—
以完美的姿态
进入黑暗
那里面
我从容自如
不必挺胸
也无需哀叹

许多人
徜徉在床上
焦灼的身体已近沸点

静止的星空
在方方正正的四个角
我尖锐的尾翼划空而过
(你可以想想
有多少人
只望着这么点天)

久违的星光闪烁
出现了
你的面庞由明变暗
我的索菲雅
自你离开之后
我的苦难变得黑暗

在那最细微的末梢
千里之外
被你带走

《无题》

(在北京有个警察限我几天之内写首诗给他,我为了得到多余的一点笔和纸,写了这么一首像是诗的诗)

我不曾见过太阳的眼睛
整日整夜死盯着日光灯
巨大的木板静躺在
暗无边际的草原

我不曾目睹月亮的面庞
彻日彻夜搜寻狱友额头的忧伤
低沉的歌声回荡在
他们两眼中波涛已息的海洋

此刻,回味母乳之甘甜
追忆我们的故乡
找到那些用血酿酒
以梦为马的先辈们
倘若——
我们的血液里
仍然流淌着牦牛的蹄音
我们的梦境中
仍然出现干净的草原

一个战士丢盔弃甲
一片土地扔掉了她的天空
本该飞翔在高空的大鸟
现栖于铁树之下

梦是可以找到
金字塔早已在心中铸成
会有一日——
晴空万里 百花齐放
会有一日——
两位老人瞬间年轻上一百岁
会有一日——
几千条彩虹同时出现在荒原
只为一个人的出现
这个人代表了所有人的忧愁
象条曲折的泥泞之路
通往天边

2009.5.29

《有风开始往东吹》

有风开始往东吹
一条鱼
在梦境游来游去
整个天空
波澜不惊!

《2009.2.17》

有多少只鸟
我已数不清了
但我能分辨他们的声音
一个交响乐团的
每一个局部

删一节(字不清)

几分钟以后
歌声从后山传来
梦中幽暗的堡垒
瞬间被毁

你已经看见了
一条大河平静的流淌着
穿过了水草丰美的草原

那草原
可是我们的心灵啊
我多么希望有个骄傲的牧羊人
唱着情歌
站在河边

《至鸦雅》

穿着花裙子
走过白杨林
蹲在桥头
我的索菲雅
多少年以后
我才能变作一个石像
脚底下长满青草

我被风浸润的喉咙
被生活磨砺的钢牙
我的瞬间即可融化到空气中的身体
都在等待着你的回归

即时,白色的花朵
将从你我的眼睑
纷纷扬扬的落下

在这样一个枝头
我们不用再梳理羽毛
也不用歌唱
我多么希望
在这么美好的季节
与草木同朽

《作为狼,我很悲伤》

作为狼
我很悲伤
当我夹着尾巴
在草原游荡
眼前青青的草
不是我的食粮

作为狼
我很悲伤
蓝天白云上
几只大鸟在飞翔
我匍匐在最隐蔽的草丛
脊背骨仍然丝丝发凉

作为狼
我很悲伤
每一个夜晚
我都会一会儿看着星光
一会儿看着灯光
嘶嚎
也只有我在嘶嚎

作为狼
我很悲伤
在我的故乡
我成了异乡人
我牙缝里的羊毛
眼前无边无际的风
都似乎
与我无关

作为狼
我很悲伤
特别悲伤
我悲伤的站着
爬着
跑着
我悲伤的看着眼前
青青的草
白白的羊

2009.10.19

《 》(封面上的诗)

当我能确信
自己的眼泪
能浇湿大地时
我的忧愁和绝望
不再虚空
我罪恶的身体
也将得到救赎

再美妙的一天中
都插满了我
稀疏的胡须
我的皱纹
划过天空
象条美丽的沟壑

这个老人
品味了他的每一天
并用疼痛
填平了他所有的伤痕
他的子孙早已升天
可爱的身体弥漫在空气中
这就是他的未来
也是他的历史

如果真有什么话跟他讲
只有无言
让希望——
转瞬即逝

《值班组诗》

(避开摄像头偷偷写于北京监狱晚上值班时,好在值班时可以来回走动,而且也有桌子,这很不错。转到河北后就一首也没写,因为不能动,还得集中精力,很荒诞。)

你把肚皮
关到铁柜子里
除了肚皮铁柜子里
还有铁皮
还有很高的温度
还有汗珠
还有血
殷红殷红的
像个地图

白床单上
光着的脊背
大裤衩里
汗滢滢的鸡鸡
二十个人
躺在床上
做着二十个梦
想着二十个人
两个橙色的人
为他们站岗

头顶的风扇飞转
脑海中的罗盘飞转
一个天使从空中旋转着飞下
一个飞翔的毛毛虫
被闪电击中
旋转着 旋转着
落到大地上
大海上飘着
旋转的鲜花

一个年轻人
骑驴驰骋在草原
他的被床单压垮的脊梁
有些慌张

那些找狼的羊们见狼
称兄道弟
那些找羊的狼们见羊
称兄道弟

那些个被诗歌赞美过的草原
像抹布一样
浸泡在异乡人的噩梦中
那些个人
齐齐的站成一排
——磨牙

粪便的力量
在于揭示了世间的真相
排泄的过程
体现出人性的光芒
也许只有屁股
只有没有五官的屁股
能数清天上的星星
能和皎洁的月光
炙热的太阳
——对话
也能安稳的坐在
王者的坐骑上

一只衔血的小蚊子
对准了我
我结实的巴掌能击碎
囚室的厚墙
但碰不到它轻盈的翅膀
对此——
我心生向往
已有四十一天
我施展各种法术
想请来我的阿妈
好返回到她的子宫
一百年后
再降临到人间
象一只蚊虫一样
自由的飞翔
闪动着美丽的翅膀

为了见到已逝的天空
我只好
打磨光
众人粗糙的大地
为了你
我已经
把身体弯成了月亮
还请来了闪电
帮它发光

二十年前
我还是孩子
只知道顺着小河
走到山前
抓住飞鸟
掏出鸟蛋

十年前
我还是少年
已学会以灵魂的名义
把自己致残
并以残疾的名义
让灵魂屡屡遇难

今年—
我以大苍蝇的身份
干了件小蜜蜂的勾当
被囚禁在地狱的宾馆
无数没日没夜的强光中
我已忘记黑暗

当你的女人
时而像小猫
时而像疯狗的时候
你的天下必大乱
你的臣民必逃散
你高贵的头颅
必遭雷击
因此——
你一定要在一分钟前
——逃难

我看见一只死去的风筝
挂在天幕
白云朵朵的蓝天上
一只活着的蝴蝶
驾云西去

风筝和蝴蝶的翅膀
一刻也没停止闪动
并鼓起一阵薄风

当然,你也看见了
十五具热气腾腾的身体
在梦境中蒸发
等待黑夜来临的灵魂
已戴好铁枷
铿锵作响

你可知道
昨日天使的一根羽翼
已重重的
降落到
我的囚房

十一

你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排队走在
提尿桶的人后面
几天以来
都是同样的场景
我的视线被挡住了
前面是个到垃圾桶的人
这些天
我严格按作息时间和指定范围活动
但一不小心
还是会踩上那危险的黄线
除非永远有人穿的和我一模一样
严严实实的挡住我的视线
并按照他的节奏
走进制定的房间

十二

我早该
飘下去
轻轻的飘到地面
随风而去

我早该
把心脏和头颅分开
把五官和四肢分开
把你和我分开

我早该
离开了
若不是家乡那盏不息的灯
若不是心中持续燃烧的黑暗
若不是这场雪
一将就是半年

我早该
给你们留下我的新娘
带上我残破的诗篇
悄无声息的降落到
秋日的墓场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