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Poem-2010(部分诗歌)

 
《养马的少年》

养马的少年
路过城市
被疑作偷狗的人
于是乎
被养的马
少年
城市
被偷的狗
和警察
同时心情不好

2010-11-28

《同时心情不好》

往下沉的东西
太多
就像理由
一遍又一遍


看着那些个飞驰的大马
红色的居多
带翅膀的较少

不一样
每个人的背影
浸透着满满的
落寞

正面却很阳光
在进步
所有的星宿聚在一起
毫无目的闪烁

光是一样的
无论如何
照耀着你我的心
胸中流淌着
几条
一模一样的

还有路
到处都是路
平展 有光泽 坚硬
都是绝路
没有路的地方
铺满
鲜花、野草……

通天是可能的
那条曲折的路轨
搭在云端

我们牵着手
走过那条长长的林荫道
我们的脸
时不时的
被车灯照亮

2010-8-30 21:42

《这里是喇嘛庄》

清晨对洗过澡的我而言是有诱惑的
可以听着鸟叫喝完一壶茶之后慢慢回忆起一些平淡无奇的事情
深刻久远
那些事情从一个山谷匍匐进另一个山谷
像那些收割梦的人
将一个山掏空 将一条河绳子一样甩到另一个地方
你看见的结果完全不一样
你得爬下来
匍匐着
忘掉抒情 只记得寻找或者连寻找都忘掉

一个年轻的人倒在那里 很多人豪无选择的倒在那里
这种诗意在梦境中重复过多次
一面旗帜迎来了它最有意义的一次光辉
就这一次
彩虹断裂
灰色以高级灰的名义横行无忌 有一种东西
我们都得明白
慢悠悠的 慢悠悠的
把坚硬的骨骼种到新鲜的血和肉里
在所有的分支
若干年之后
开满无花果

我想到梅毒
一种奇异的病菌漫山遍野的开放
至少有一次我放下手中的榔头拨开人群
从他们中间走了出去
一层层的人散发着相近的陌生气息
山的脉开始动荡
游走的蛇想进入进入人的梦
被写进人的童话
颤栗不安的爬过无数个额头
但没有一个人记住它冰凉的体温
我走出去
努力摆脱脑中游走的一条细绳
身体和梦同时开始浮肿

很久以前的故事影响着很久以后的人这不正常但我早已习惯
得喝点粥
传说中喇嘛居住在坟墓之上
现在我居住在喇嘛和坟墓之上
我的隔壁是公园有只大牛在哪里吃草
我的隔壁是早餐店在这里经常能吃到廉价的早餐

这里是喇嘛庄
欢迎你的到来
一身薄衣
几只乳房

2010-8-29 09:00

《》

对有的人
我正在倒下

在土里
我行动自如

从你的脸上
我看到自己
最热的血

从黑暗
我掌握了光明的
全部方法

钥匙在手里
锁不用打开

《》

你真正切切的看到我
在野地撒野
你明白
我想见的一切开始画上句号
不圆  呈灰色
在你的眼睛里我如此孤独
在你的心中
我把肉剥离
骨头还是坚硬的
我知道的故事也停留
久久的停留

2010-7-7

《》

有一种情况会很意外
你趴下的速度异常惊人
升天时也一样
多少年前
你静静站着
风一样矗立在我的前方

我的前方没有风景
只有风

我终于在阳光下放肆的抒情

柔软的东西开始坚硬
存在的弹性仍然存在着
你看见
新的一天的绝望
爬上屋檐

没有空气的风景中
只有风

2010-6-25

《感谢》

感谢
开始感受到酷暑
在某种情况下
给我做饭的姑娘
爬在某个角落
擦汗

我浑身的瞌睡
没法弄
你们都知道原委
对于慢慢变复杂的世界

《》

飞翔在世界屋脊的苍蝇
停下来
审视着山峦和村庄

想进监狱的艺术家
处心积虑
想弄点事情

没有人能明白
这世界乱的程度

没人能怎么着了
如果还想做点事情
沉下来
成为海底的海

几天以来
几只鸟同时叫
春天和夏天
同时来临

1个人的抒情
怎会和苦难和忧愁
了无关系
几个人的指天骂地
没用

《你的眼睛穿过了我的肺》

你的眼睛穿过了
我的肺
眼泪在里面
成了河

你的鼻息声
和初夏的青草味1起弥漫
集体火花后的烟雾
熏着了
我们的眼

1个国家
这时候开始敲打这块地方
在佛塔倒下的地方
会修出新的寺院

那些流着泪的善良的牧民
手中转动的念珠
是造型最好看的子弹
他们在手里转啊转……

那1刻
草原和雪山都在惊心动魄中倒下
只有人还在挣扎

在逝者站起的地方
生者应该努力永生

2010-4-25

《有人……》

有人翻山越岭
从地底下抽出
所有的苦痛

有人恨不能
一头栽下去
砸碎那些轻浮的头颅

有人什么都没看见
一桩接一桩的灾情
从他眼前路过

尘埃
无法落定

有人终于
站定
晚饭前一定要
找到永生

2010-4-17 草场地草料场

《和咒蚀的QQ聊天》

偷着闲 
偷着玩
卫生间啊 
路上啊
或者在所有
人看不见的地方
狠狠地玩

2010-3-24

《  》

我不了解
远处的人
眼前的
都过得不好

你知道吗
我为什么留在这里
有人都埋在土里
活生生的人
纠结着

我不了解
我的国家
眼前肥沃的土地
经常渗出血

奶香弥漫的地方
散步的牛四目空空

我不了解
真的不了解
也不敢了解
我的国土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也不想了解
这些人的忧愁

我呼吸着这一切
我什么都不能说
这个
你知道
我也说不出口

我所知道的一切
我会悄悄的告诉你
只给你一个人听

2010-3-8

《》

我不崇拜任何活着的人
对所有死去的人
我都抱有深刻的敬意
我活着
只是为了保持形象的不清晰
不想尽早的成为
蔓延在旷野的雕塑

2010.3.1

《致鸦雅》

经常路过
为自己
一个公园
一长排高树

慢腾腾的坐到沙发
静悄悄的打开胡乱的梦境

你的眼睛
足够了
把我彻底击溃

在你的世界的某个角落
我闻到了
闻到了你
全部的气息

味道已经渗透进我的衣服里
和冬天挣扎出的汗液一起

我终于
鲜花一样绽放
灿烂的月光

金银滩
我们的金银滩

梦境中的你
水晶的酮体
忧伤的躺在我的身旁

2010-2-1

《你在干什么》

我卷起裤腿
小王把鼻涕吸进肺

我不停地听马兰姑娘
用千千静听

你在干什么
可疑的人们
我也包括其内
揣着增长速度极快的肿瘤
远离医院和天使护士
天使护士和医院

脚掌上开始冰凉起来
先是1丝1丝
后是1大片
最后潜入用烟草熏黄的肺
1张1吸
像极了刚切下来的猪肺
粉红色的迷幻的可口的
和没闭上的猪眼摆放在1起

猪眼无色
光芒四射

各位看官……
你在干什么
这么静的夜
我们显得狠多余

2排高树
刺入夜空
树根处沾满脏雪

2个男人
热气腾腾的无力的尿
浇在
高树下刚抬起头的女鬼头上
本来
她只想抬头看1看
这2个人的背影

2010-1-30

《不是极简主义主义者》

1,
很悠长粗造的男人
夸张的造像
杵在这里

2,
他不是极简主义者
繁琐麻烦燥事重重

3,
整个人就那么废了
获得垃圾1样美丽的造型
1个怪怪的人

4,
不管在不在梦境中
都飘逸在空中
都沙哑着美丽的嗓子
尖叫 叹息
抖动着只有零星几根羽毛的
翅膀

5,
在澡堂
高大的裸体爸爸
带着瘦小的裸体儿子
湿漉漉的
热气腾腾的桑拿

6,
全世界所有的恶心
潮腾腾的紧紧地裹着你
衣服1样裹着你
留下眼睛观察
鼻窟窿呼吸
耳朵吸风

7,
留下脸
给没有脸的世界看

8,
唱歌的女人
镇静地穿过了
有很多树和雪的路
是路过

9,
你我也是
路过
一个世界
留下了遗骸和记忆
还有很多听起来
不错的东西

2010-1-27

《谁也不知道的名字》

呼唤
谁也不知道的名字

你知道吗
这个人一直趴着 爬着
他的四肢 灵魂
他的毛 呼吸
他的记忆
他的视野
高高的爬着

一群群肆虐的风从他的鼻息下
经过
在他的眼角留下
一丝丝回声

呼唤
谁也不知道的名字
呼唤
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名字

窗户被风打开
心被苦难打开

有个人的黑影
从你家窗户经过
念叨着一个故事
没留下脚步声
没留下故事的喘息
甚至没留下罪证

呼唤
一个名字
一个秘密中的名字
一个好像很老朽的名字
一个爬在乳头上的名字
一个被玷污的名字
一个虚忽忽的名字
一个铿锵有力的名字
一个早已变成心茧的名字
一个泛滥在高地的名字
一个不存在的人的名字
一个奇怪的树的名字
一个诡异的名字
一个……
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名字
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名字

万物开花结果

2010-1-27

《给爸爸(Da Da)》

儿朝西面给你磕了3个头
你这个1直想把自己的眼睛弄瞎
早已把自己手指剁掉的孩子
不仅仅想给你磕头
不仅仅想用这种犯贱的老规矩给你表达谢意和想念

儿的破皮囊里已经盛满了水有时候塞满了冰
但永远都会有1种方式让儿很快沸腾起来

儿的脚和心 良知和责任 勇气和斗志 邪恶和忧愁
都恶狠狠地爬在双格达山下
儿的断指 瞎眼 亡魂也永不西撤
在某些人和鬼的肺中螺旋式盘升
儿已经不是人了 真的不是人了
儿抵御了食欲性欲爱欲的诱惑变得刀枪不入
幽灵1样飘散在人的头顶3尺处
树看见了儿的魅影 鸟听见了儿的呼吸声  吠犬奋力为儿歌唱

爸爸 也有例外的情况 你是知道的
儿的眼泪也能酿成人间灾难
从山谷中溢出 从云层倾斜而下 从地底下泛上来
水面上漂着的骷髅和转动的眼珠
玄乎的真实的糟糕的混沌的在儿的胸中绽放

嘻嘻哈哈解决了很多问题 在大麻 酒精 虚度时日中
儿赤条条的战胜了那些武装到牙齿的怪兽们
儿赤条条的奔跑在荒野

2010年1月27日

《永不瞑目》

很羡慕
你是1个
站在门外的人
我里里外外穿梭
先伤及体肤
后伤及骨髓

我的爱人
我已经失去希望了
对飘在头顶的天空
对浮在脚下的大地
对弥漫在空气中的你

我们正在把对方肢解
在1个荒坡

1个人的骄傲
变成烂布
1个人的耻辱
变成更多的人的忧愁
1个人全部的爱
已燃烧的面目全非

时时刻刻
时时刻刻
都重复着
装上子弹
卸下子弹
装上子弹
卸下子弹
时时刻刻都等待着
你的皮鞭
你的马尾辫
你的盘在头顶那片星空

最后
还是我——
这个自私的恶棍
终于在未来的墓碑
刻下这样几行字
“这个人,死在这里!
这个人,活该!
这个人,永不瞑目!”

2010年1月26日

《》


还好吗

以前

常想

未来

常想


还好吗

今天
我们
不在一起

2010-1-18

《血淋淋的人》

天冷的时候
我使劲往外走
为了成为1个
血淋淋的老百姓
高高的挂在
本来就该
鸟挂的
那棵树上

周围荒无人烟
越往外走
我越不是1个人
越孤独
雪越往前蔓延

我的身上
汇聚着很多先人的
魂魄
与我1起
离开了天堂和地狱
4处
漂游

昨天
我终于变成了1个
血淋淋的人
血从每个毛孔
渗出来
1滴1滴
往四面八方滴
有的中途被冻结
但我没停止
1直走

2010-1-17

《让我低着的头抬起来》

悄悄的
我为自己打开了1扇门
1扇小门
里面没有光
也不黑暗
我走进去
把身体里的半截
带屎的肠子
放到了外面
我走进去
我听见了
自己的声音
还有别人的声音
不像语言
也不像歌
我蹲到角落里
没有抬起头
1直听
我都不希望
有东西破天荒
从屋顶
重重的砸下来
让这个屋子
晃上几下
让我低着的头
抬起来

2010-1-15

有感于咒蚀《盲人的天堂》而作

我的眼睛1闭上
它们就睁开眼睛
4处游荡

我把眼睛挖掉
它们看着那个肉丸子
流了1地口水

我的眼睛没睁开
就闭上了
我的眼睛没长全肉
就被挖掉了

我的眼睛里
全是水
不是海,是水

这是些什么人
黑乎乎的
从我细密的毛孔
钻出
它们手提的
是—
月制的拐杖
还是脊梁做的弯刀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老哥!
怎么办?

我的天堂里
是否准备好
有这么1群人
为我守夜
守我深不见底的
水中之夜

我本来眼睛的位置
现在是两个血红的深坑
我能听见它们
一瘸一拐的从最里面走到最外面
脚底下搅动着哗哗的水声

2009年1月5日

《纪念……》

我的王国
在1个这样的地方
没有花香
没有土地

我的胃和和肺
在空气中摊开
像西红柿鸡蛋

兄弟姐妹们
你们的身体好像也是
我早就闻见了
千百只蛆在决斗

味道很复杂

好在
我没想过怎么着
那又怎么样呢
这个王国是个奇妙的地方
有时候
你能看见
蝴蝶们也在决斗 乱交

每1个人的身体里
都有1个王国
谁也
别想探入
也别想纠正

我明白
也许只有我明白
这个王国里
有1条干净的线
连接着
所有
肮脏的灵魂

2010-1-7

《关于“对牛弹琴”的词》

牛 牛 牛
我肥硕的奶牛
只有你毛茸茸的耳朵
有资格听听我们的情歌
这歌
唱给小妹妹
也有的
唱给小弟弟
还有的唱给祖国和劳苦大众

牛 牛 牛
我干净的奶牛
你的奶会变成一条河流
在某个孩童的肠胃
伴着歌声流淌

这些歌在你听到之前
有的可以拐到爱情
有的可可满足我们空虚的心
有的只是弹一弹唱一唱
换点钱买座房
再去代理您产的奶的广告
您知道
这又可以再赚一笔

牛 牛 牛
我听歌的奶牛
不管听什么歌
你的奶不会变成绿的
你的奶不会变成蓝的
牛 牛 牛
我听歌的奶牛
不管听什么歌
你的奶不会变成红的
你的奶不会变成黄的
牛 牛 牛
我听歌的奶牛
不管听什么歌
你的奶不会变成花的
你的奶不会变成花的
你的奶不会变成花的
你仍然流着白白的奶
满足着我们的星球
你仍然流着白白的奶
满足着我们的星球

2010-07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