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Poem-2011(部分诗歌)

 

《》

某一天我们前进在深处
湿漉漉的深处有蟑螂和老鼠

大家都在等待一种命运
命运的羽翼早在两天前降落

你不明白的事情
大家都懂

一直闭上眼睛往前走
就不会违反交通规则
因为你在走
在你前面的是他们的姑姑

上面说性交是一种禁忌
为这件事情
天上的太阳和星星都打算
搭上身家性命

你懂得
这回你绝对懂的
再有三天
事情会回转

我们同时来遗忘
某些事情

用说唱的节奏读这些文字
你会想起鬼狗杀手
然后,你会说
这是个很酷的家伙

2011-12-10

《火车是红色客车》

有一家
三口
坐在铁轨上
中间的最小
目光清淡
一直望着
对面的树头

火车过来时
巨大的声音
他们没有听见
中间最小的
动了一下嘴唇

火车是红色客车
开过去
就没有停下来

《子》

睡觉前
你得在他身边
在你认为
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
他还会睁开眼睛
看上你一眼

《》

今天是雪天
外面到处是雪
雪已经停了
外面仍然到处是雪
我穿着厚鞋子
踩着雪
到了铁路边
只有铁轨上没有雪
黑黑硬硬的两条弧线
横在你的眼前
我头上也没有雪
一顶流行的黑帽子
盖着天灵盖

2011-12-07

《》

我连续看了
12部动作片
第11部里面
有一个强悍的杀人犯
那个人
我很喜欢

2011年10月25日

《》

你应该注意那个奇怪的人
他比我们完整

有好几年
他爬在低处
看着更低处
高处轰轰烈烈的一切
他假装不知道的
装在心里
自个儿澎湃

[同上]

 

《无法展开想像》

桥两边怪异的石狮子们
情绪各异
面目全非

所有面无表情的人
每天路过
丰富的脸藏在衣服里

桥下的水
已经黏稠

那艘从远方驶来的大船
只好仍然呆在远方

船上的精灵们
正在变的臃肿
每天伸懒腰的动作
将进行很久

已经无法面对了
很多事情

我们的武士
死在厨房

我们的国王
单薄的西装在桥头抖动
肥硕的身体
牢牢的站着
看似万年不朽

 

2011-03-25

《》

已经好几天了
我忐忑不安的
转来转去

我忐忑不安的
转来转去
最后转了回去
从早上到下午

然后我深深的记住了
忐忑不安
这个词
并把这件事情
讲给你听

2011-02-05

《》

有个诗人
在我的身边
一开始我不知道
他是诗人

在饭馆
在广场

在朋友家那次
我还差点
揍他一顿
因为我第一次看到
有客人尽敢
若无其事的
在主人种的蔬菜上浇尿

我把这个
看成
没有教养

但如果这个夏天不喜欢的人
在冬天干掉自己之后
而且知道他是诗人之后
知道他比自己年轻之后

突然开始想念这个人
象想念一个又一个
以前死去的自己

他拉着腿走路的姿势
他看不出任何热情的脸
他耷拉的胳膊
都变的亲切起来

甚至我因曾把他看成一个
没有教养的人而感羞愧
一个诗人死了
这世界死过很多诗人

 

我每天都满怀信心的
在不同桥头晃

而他,在老家的桥头
晃了一小会儿
就飞了下去

管他什么理由
那是一个多么壮观的姿势

2011-03-02

《背对着》

1条河的力量  在脑后
流淌的速度
和张力  在体内

正对着你

当1只蝴蝶
无法前进

2011-05-08

《》

你能看到
在你的前方
好几只鹦鹉
展翅高飞

灰尘飞起
血落下
一滴一滴
灰尘落下
数不尽的高楼
站起

温度
高过清凉的空气
阳光下
没有生机的植物
很绿

2011-05-08

《写给海君》

风声很紧
你在办公室
我在戈壁滩
有时相反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
风声和刀刃一起降临
所幸
每个人
都没有忘记庆祝的仪式

有些年头了
从流淌的液体中苏醒
从廉价的器皿中走出
从青丝中抽出青丝
比如:先宿醉
后飞升


没日没夜的和风裹在一起

也许仍然是那个追鹰的孩童
有时相反

这种时刻不需要等待
当他们站在我们面前时
我们已经成了眼前所有的人

 

《》

我已经有两年没梦见你皱巴巴的乳房了
我每天的梦境不是枪战片就是卡通片

我忘我的散步 把黄草踏青 把青草踏黄
你在马背上看着故乡 把路踩成泥浆

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站出来说话
你每天从一个山坡到另一个山坡

我向前走,向后退
你向左走,向右走

我们已经不需要梦见彼此了
每一个平乏的一天都是我们的幕碑
在地底下我们从来都是邻居

2011-05-18

荒谬是一件很永恒的事情,因为合理本身很荒谬。我们一直寻求的那种快慰总是建立在对荒谬的赞叹上。

《》

车过荒坡时
我们总是想到同一件事情
悄悄进展
轰轰烈烈的撤退

你的祖先杀害了他们
在他们欢快的游戏时

苦难的城堡建立那一刻
所有不合理的开始飞升
降落到低处的
开始认领自己的土地
只有土地是可信的
因为我们会埋在那里

2011-05-21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