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Project.
作品/Works.
诗歌/Poem.
关于/About.
信息/Info.
诗歌/Poem
 

2030 / 2029/ 2028 / 2027 / 2026 / 2025/ 2024/ 2023/ 2022/ 2021/ 2020 / 2019 / 2018 / 2017

/ 2016 / 2015/ 2014 /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2005 / 2004-2001
 

Poem-2017(部分诗歌)

 

《 》

他围着树走
树叶先长出来
再落下来

树的周围
出现一条路
走到头
到了树林

他在树林走
树叶先长出来
再落下来

树林的中心
出现一条路
走到头
到了森林

他在森林走
树叶还是先长出来
再落下来

森林的周围
出现一条路
走到头
是一棵树

这棵树
因你而生
树叶先长出来
再落下来
春秋往复

2017-1-1 21:13

《》

无数的黑夜
包围着村庄
村庄的周围
包围着树

年轻人成群结队的
变成老年轻人
少妇变成处女开始写作业
风肆无忌惮的吹
笑声伴着风沙席卷了沙漠

他跪下来
没人看见
他挺起胸
没人看见
不得已
他向远方走去
也没有人看见

祖国已经变成地球
地球一个球
带着小人类在飞
风沙陨石都是小事
如果有一个人
没小心被时代记住
外太空就会
泉眼喷水
地球上所有粉红色的小翅膀
都会飞起来
简直停不下

这些断章
写在这里
是一个沉默者的遗言
纪念碑下没有骨灰
更别说925纯银的金戒指

2017-1-1 22:06

《 》

剩下的时间
冬天及时和寒冷一起走来
没有往事
也不敢向后看
我像一个过时的朋克
穿过村庄

2017-1-3 11:03

《》

有两个人
爬过山野
到达城市
在快捷酒店住下来
门口有饭馆
走远一点有酒吧
年轻的塑料一样
光鲜的女孩
成群结队的穿过
斑马线
夜晚的寂寞和欲望
被秩序替代
冰凉的阴道们
向太阳敞开

养的狗拉稀
我不是很喜欢他
但必须像喜欢它一样
把它养大
除了人类都是人类的好朋友么
呵呵
么么哒

2017-1-3 11:09

《雾霾》

能见度太低
打双闪
紧张
十字路口看不见红绿灯
差点追尾
但能看见一个人
很清晰的
穿过五环、四环、三环
最后到了市中心

09:16

《》

今天有新的事情发生
太阳从打到脸上开始

对已经活到30多岁这个事实
我是绝望的
所有惨烈的瞬间都被
日常打垮
还有的一部分被娱乐了
我看不出来
在事情终结的地方
能有几个人站起来
有几个人能承受卑微、痛苦、乏味
和一成不变的阳光

相反,我喜欢雾霾
喜欢渗透进空气与肺腑中的
绝望气息
每一个人都像墓碑一样
在看不清彼此的地球闪烁
这是未来
我们共同的命运

还有,美国上台一个新总统
有些艺术家开始抗议
总有人想用抗议赚上一笔
我是来娱乐的
不是为了表演

在惨淡的阳光下
把自己埋在摇椅

1-12 09:26

《 》

有个老人
很缓慢的走过去了
等我老了
我也会很缓慢的
走过去
但我不会戴他戴的那种帽子
有点老气
衣服也不行
我不喜欢灰色
裤子也太厚
我应该很鲜艳
很精神
当然,也会比他肥胖

1-11

《》

我需要培养有效的激情
刺激他们的味蕾
他们不是敌人
是很多自己

阳光打满工作室
巨大的写诗的工作室
耳朵里肮脏的外语歌词
让我想到伟大的唐朝

等下出门
像进门一样
在完全不同空间
我们分泌氧气和口气
顺便融化昨天的雪

很多小鲜肉在我们体内走动
陈旧的系统不再新陈代谢
大自然千年不变
包浆一年一换
我代表动物
穿着衣服走过河堤在人们抓鱼的地方蹲下来
拍照存念

小心一抖
四肢发达
我又写了一遍
人老不能复生

1-20 11:31

 

以上在公众号发过。。

《脑子》

弗弗
你是不是爸爸的玩具
不是
玩具没有骨头
我有骨头
还有脑子

《开始》

想画一墙动物
叫动物凶猛
想迈出第一笔
大红大绿
也有蓝和紫

那一笔
我已经等一个月了
很快
就会开始

《》

我只钟情于创作
尽管最终还会走向虚无
我钟情一种及其自私
也及其无私的模式
血管爆裂
极力的开放自己
急速燃烧
我讨厌在规则中默默等待
那不是人类
重建一种秩序需要代价
必须诚意、彻底、孤独

1-26 00:01

《》

会有一天
我躺在无穷的空间
和时间中
无穷的孤独
太爽了
那时候
我还没死
我很缓慢的睁开眼睛
闭上眼睛
很缓慢的在阳光下点上烟
打开酒
很缓慢转身
看到自己
顺便看到大家

00:20

永恒是时间、空间和灵魂凝聚的一瞬间,不是一万年。

《》

眼光能照亮屋子很久
余晖也能照亮物资很久
烛光也是
等太阳一节节
走向高处时
我是被照亮的一个
灰暗的,比如煤、阴影……
都能被我看见

17:00

他没有愧对过时光
土地也没有愧对过植物
默默前行的没愧对过奋力急奔的

以下2017年2月份

《又一个月》

又一个月
和上个月一样
每天我们照常起床
搭理日常事务
和屎尿吃喝
下个月也一样
直到我们嗝屁
不论成了灰尘
还是肉身
都会在匣子里
安静的看着天花板
宇宙的痛苦和浩瀚
我们再也不用管
我们躺着
被一代代到处流窜的子孙遗忘
只有一些人可能会记得我
比如此刻读这段文字的你

又一个月
又一个月
一年就过去了
真的很担心他们都离开的那个岁数
36-37
被廉价的纪念淹没

2-2 11:36

《》

等我的孩子到了青春期
是我的另一个青春

2-2 11:37

《》

大丈夫
走在疆场
石头
滚进草丛

万恶的鸟
将屎拉在
你的头颅上

发光的星星
把黑暗
搞漂亮

画好的彩色的
动物们
飘在空白

你像一个故事
没有停止
书写开始

故乡在长出
痔疮
背枪的村长
被弹弓打伤

星期五
是我们的立春
每一个不脏的人
举起酒杯
讨论神灵
也讨论姨妈

2-3 17:01

《 》

年轻的你
请把裙子掀起来
照我们前行
我们的火山
已经不打算爆发了
想沉默
只是偶尔
喷点灰尘
到你的窗台

2-3 17:03

《 》

发烧两天后
终于上火
嘴唇上的密密麻麻的水泡
像是舔了不该舔的小妹妹
在未来
这张嘴只能实干
不能虚妄

2-3 17:09

《》

给正在拉屎的
5岁半的儿子读楚辞
屈原《天问》中的山鬼
他听的很认真
拉的也很认真
拉完擦完屁股
和往常一样
他把屁股撅过来
问我
爸爸,擦干净了吗

2-4 10:30

《》

窗户太大
性交太少
我从大窗户
望出去
野兽估计
也是我这样
出不了动物园
就在夜晚看着
满天星斗

窗户真的太大了
能看到树上的
喜鹊窝
也能让喜鹊窝
完整的看到我

昨天那只喜鹊
母老虎那样
冲出喜鹊窝
钻进天空

2-4 10:37

《过几天回青海》

青海有三宝
母亲
白酒
雪山

母亲在变老
白酒已变假
雪山被开发

雪山上我可以是游客
假酒也能醉人
但母亲没了我就完了

过几天回青海
刮下心上肥肉
很鲜嫩的
和母亲去吃顿火锅

青海
也就剩下母亲了

2-4 10:54

《》

“对诗歌的判断比诗歌本身更有价值”
--待洛特雷阿蒙

右边是温榆河
远处是鸟巢
鸟是很多的
我的车上常有白鸟屎

黑色的是煤
整个冬天
我靠一个大爷和那些煤取暖
除了开工资
经常我还给大爷发烟

从来没见过
我隔壁的音乐家
也从来没有音乐从那栋房子
发出来
晚上灯始终是亮的
监狱的灯晚上也是亮的

大堤开始解冻
小孩们已经开学
天正开始转暖
大家也都喊完了
卧槽
这又是新的一年

2-5 08:22

《》

摇椅在太阳底下
自己摇
看起来挺害怕的
但太阳底下
树和草
自己摇
就不那么可怕

2-5 12:24

《旧金山的🍪》

又是一个大蓝天
患者们也已经立春

愉快的孩子在给
父母造像
默写自己肖像的
吃了旧金山饼干的大叔
书写的是超现实主义

残阳如火
天上下僵尸

2-6 11:58

 

以下青海 2017-2-7

《没有窗户的房间》

没有窗户的房间
就是一个地窖
你像穴居动物一样
闷在里面
但你出去的那一刻
及其清冽
大高原的风吹完牦牛
再从你脸上拂过
当然
也会吹到美女们
亲们荡妇的豪情
被激发
流着小泉
一带一路

2-10 12:13

《》

如果我们的努力
为下一个辉煌的时代铺路
也没有遗憾
比如1/3的楼成为空楼
烂尾楼
另1/3成为贫民区
那时候不会有偶像
但对精神的强度有追求
可能会是一个好时代
那时候
我愿意穿着阿玛尼
为你打扫厕所

2-10 10:45

《》

大金戒指
滑落了
在大街上
她弯腰捡起来
戴到他的手上

他是个老人
大金戒指上
是一条大龙
捡起大金戒指的
是他的小女儿
芳龄28

2-10 10:52

《吉尔孟》

吉尔孟乡是最远的
也最深刻
甚至有种时空错位的穿越感
小街道上的流浪汉都穿着长袍
面带微笑
像是古代的流放者

青海是流放者的家园
囚徒的后裔
古代大盗出没
现在平静下来
造枪的人都开了拉面馆

吉尔孟是一个大地方
有个球形的墓
下面埋的是铁甲战士
和藏獒军团

去年从天峻驱车路过
吉尔孟岔路口
拐进去就到了
但没好意思拐进去
十年前我在那古墓的
长草后拉过屎

那个穿长袍的流浪汉
是个活化石
不知年岁
只留风声

2-11 11:34

《 》

我把右手
握成拳头
砸了两下墙面
小指骨节处烂了一块
白肉皮被我撕了后
露出红色的肉
无名指骨接处
青了一块
还有点肿
中指和食指没事
粗大结实
我很少惩罚左手
左手关节都很好看
还戴着纯银戒指
现在我用
左手和右手一起敲键盘
写这首诗
他们配合的特别好
右手肿疼
有点慢
左手少根手指
那时小时候
右手用菜刀干的
江湖虽然凶险
但他俩是好朋友
是亲兄弟
是左手和右手

2-17 12:35

《 》

牧民捎着自己的女人
骑着摩托车
路过了冻结的湖边

天蓝的可怕
整个大地都是冻结的
没穿秋裤的少女
将温热的尿
洒在蓝天下

岁月苍白
叫绝望的那个东西
无处安放

被铁链拴着的藏狗
和行动自由的藏狗
在寒风中舔对方的毛
陌生人走过去
他们就一起嚎叫

古代有诗人来过这里
穿着纯手工定制的长袍
佩着纯手工打造的短剑
后来又走了

时空错位
大和尚你缺一个解释
冰面下游走的鱼
听说前世还是一条鱼
冰面当然是去年的水

水冷成冰
我冷成气

2017 12:45

《 》

时间过去的速度
很惊讶人
像一个人朝你走来
那个人面目没有
径直走来
路过你
没停下
然后纷纷扬扬的人
向你走来
路过时也不停下

2-18 10:13

 

《在属于自己的世界》

今天有人
为了一碗面的尊严
割下另一个人的头
扔进垃圾桶
杀人者瘦弱
忧郁

今天有人
开没牌照的跑车
和跑车一起烧成焦炭
橙色的跑车
变成黑色

今天有人
用骨质增生的手
锁定键盘
思维把时空撕扯

2-18 10:17

《》

只能从别人的口中打听
自己做了什么
富丽堂皇的装逼
很有意思的

很喜欢在家门口
住酒店
各种家
白床单,很新鲜

每个家都陌生
亲人们最终必然相聚
那个地方黑乎乎
但很暖和

他们喜欢辩解
我喜欢喝水
没有仇恨
刀在心中

不停的妥协
让利,再加上示弱
就能看到真谛
阴蒂一样藏在丛丛中

城市把灯关了
月亮也寂寞
晚个安
没酒也没醉

2-20 01:06

 

《我在强光下》

我在强光下
看着大爷给我的锅炉添煤
从早上9点开始
我就坐在这里

听音乐和写东西
占去很多时间
送孩子和接孩子
像是插曲

昨晚梦见
手表坏了
表上的时间停止
太阳和星辰一起
坠落下来
没砸到什么东西梦就醒了

我在强光下
看着大爷填完煤
去给张楚和伍伟的锅炉填
他们是音乐家和艺术家

大爷以前在环保局上班
我上大学时
谈过环保局的女朋友
那是青海
还去布朗尼亚喝过红酒
虽然很湿了
但没让我睡

我在强光下工作
黑色的大桌子上
有马修巴尼和一些少女
马修会死
少女们也会变成老太太

光很强的直射在
我的脸上
并在缓缓的移动

2-23 11:20

《我要的就是这个-1》

试穿了奥莱
好几件衣服
最后没买
开车出来的时候
若有所失
我知道
我要的就是这个

2-23 10:06

《我要的就是这个-2》

我就是扫大街的
只是我的大街不太一样
没人监管没人发钱
还是得紧紧的握着扫把
看着一整条
需要打扫的街道

每当有风吹过去的时候
整条街道非常爽
垃圾卷着芳香
城市在动荡
我知道
我要的就是这个

2-23 22:11

《雪人》

昨天
堆出来的雪人
今天化了
地上还有些水

也能看那个雪人
在手机相册

2-23 22:30

《纪念》

又一个年轻人
死了
图像和文字
还在
会有一天
我也死了
图像和文字
也在

2-24 11:12

《那些活着的人》

从窗户望出去
望不过去
远处没有灯
天已经黑了
从窗户望出去
望不出去

2-24 11:13

 

《努力奋斗》

奋斗的结果
一棵大树
一座大厦
根深叶茂
不奋斗的结果
一棵大树
一座大厦
也根深叶茂
努力奋斗
在臃肿的路上
保护好自己
塑料一样
鲜艳的心脏
欧耶

2-24 11:17

 

《 》

每天都要出去一趟
看看超市
花市
和街上那些和你
一样的人
很忙碌的
没有人为了糊口
都是为了理想
在活动
哪怕加油站的工人
穿着黄衣服
在加油站
走来走去的
卖煎饼的阿姨也是
她有个很大的理想
让她的孩子
在北京上学
给老家的母亲
每个月寄钱

2-26 13:06

 

《》

风很大的时候
我们在风中
同时踢三个球
两个小
一个大

《》

想把两只手
同时剁了
缺第三只手

《》

没有办法准确的描述
艺术的虚弱
很多微弱的想法
被加工成壁挂

《王老板》

精神胜利法
胜利了
王老板把头伸出窗外
像伸进铡刀一样

春风比刀刃刺骨

《江山》

大好的江山
被设计
各种全新的机场
被修建
你被坐到飞机上
从上往下看
江山如画
自己轻快的
像小鸟一样

《故事》

故事会瞬间终结
比如我昨天看的
英国病人
太长的电影
也瞬间终结了
但我看到的很多
中国病人
不是这样

3-3 14:54

《张浅潜》

昨天张浅潜
发了一条微博
“傻逼
比毛还多”

3-3 15:25

《太阳正好打在我的帐篷上》

一顶白色的
普通的牧民用的帐篷
我从青海买来的
挖金子
游牧
都用这种普通的
白色帆布的帐篷
昨天在工作室
我支起了这顶帐篷
此时此刻
太阳正好打在它的身上

3-4 13:38

《自杀》

人是一种凶残的动物
有各种名义的杀人
心情不好
还会杀了自己

3-4 13:40

《时间》

阳光比时间
漫长很多
时间可以撕扯
可以挤
阳光不能
很漫长
来自另一个星球
那个星球滚烫的不行
像我的小心脏

3-4 13:43

《表现主义》

表现主义是
一根烟的功夫
写五首诗
写完
需要抽一包烟
健身养体

3-4 13:47

《》

我们已经耻于谈及
生死
在最古老的城门口
有无数次
你卷在风中
与风一体
此时
生死如空气般闪耀

3-6 16:32

《 》

发际线消失在帽子里
瞎子冲进丛林
我们认识的世界
已经变成切糕
拿在不同的人手里
想要完整
用意念
在一朵完整的云彩下面
有腐尸
也有希望
蔓延的头发像瞎子冲进丛林一样
冲出帽子

3-6 16:34

《踢足球能让人上瘾》

我是跟一个
快6岁的小朋友踢
他有时候叫我爸爸
有时候叫刘成瑞
他让我不能踢的很厉害
也不能踢的不厉害
必须要像他一样厉害

3-13 11:38

《》

搬家之后
就没有朋友了
菜市场商场超市也都
碰不到熟人了
但搬家也有搬家的好
夜深人静的时候
非常夜深人静

3-13 11:40

《诗人真是太单纯了》

最近读了本
先锋诗歌杂志
里面有诗人对诗人的评价
都还活着
都还一肚子屎
互相吹捧的不要不要的
连伟大这种字儿都用上了
而且说的那么的真诚
诗人真是太单纯了
我们农民工
很少互相吹
我们是城市的板砖

3-13 11:43

《》

青海下雪了
甘肃下雪了
北京和上海没下
青海的朋友说
开车要小心朋友们
甘肃的朋友说
这天气不正常
北京在开两会
天很蓝
在上海每天都有人
拿手机也有相机
给苏州河照相

3-13 11:47

《》

我睡去了
每天7点多起
你们也要
早点睡
哪怕8点多起

3-15 12:04

《上首写完日期后发现》

18年前的今天
我高一
心情不好
在课桌把小手指切了下来
这几天我也心情不好
切点啥好呢
哈哈哈哈
生日快乐

3-15 12:07

《每一个3月15》

每一个3月15
我都会很有仪式感的
像法老的生日1样
1个人度过
18年了
熬了这么久
按照16岁的夙愿
我还有2-3年时间
生活在这个星球
但即使现在
依然1无所有
我还不能像艺术家和诗人
不要脸的说
这就是财富

3-15 11:10

《我看到酒店的卫生纸》

我把写在
卫生纸上的诗
给你
在你用这张卫生纸
擦屁股后
肛门上
就会留下
淡淡的蓝色
不是黑色是因为
笔芯是蓝色的

3-19 1:43

《中指被针刺穿了》

中指
被针戳穿了
在封皮包的时候
没小心
但没关系
包皮没事

3-19 1:44

以下深圳

《飞机到深圳晚点了6个小时》

为了压惊
我在酒店准备的2个
杯子里
分别倒了高度酱香型白酒
和屈臣氏苏打汽水
1口汽水
1口白酒
熬到看起来
非常极端彻底

3-19 1:47

《 》

只要你足够真诚
都会想方设法的来
低估你
但只要你认为自己重要
狠狠的装逼
就够了
你付出了这么多
也会得到
阿门

3-19 1:59

《》

陆陆续续的
我的敏感的朋友们都死了
我拦不住
每当死讯传来
我就能看见自己的坟墓
世界很大
死讯像广告单一样
很快被淹没
我一直没有死
是因为我的心不平静
一颗杀死自己的心
澎湃了
十几年
只要澎湃着
就能活的像个样子

3-19 2:03

《虚构的世界》

你没看见你
我没看见我

3-19 2:05

《一定要成为》

一定要成为
一个极端的人
随时血溅杀场

一定要成为
一个诚恳的人
将自己淹没在琐事中

一定要成为
一个傻逼
在盛产傻逼的世界
你会活的游刃有余

一定要及时
消费自己
用卖自己骨灰的钱
为自己置办
朴素的寿衣

2-19 2:13

《作品评奖,我是评委》

有一件作品
阐释只有一句话
三只猴子
死了一只

《想起一个朋友》

有一件作品
很像一个朋友的
想告诉他
但马上想到
他已经把微信卸载了
然后开始担心他
像他可能不在了
一样

3-19 16:47

《时间就是终结者》

洗澡的时候
被我搓掉了

3-19 16:55

《只要你开心就好》

我靠,你这
我昨天
昨天我看,昨天
睡觉没睡着 我靠
五点 出来 我靠喝酒
找了个ktv
不是夜总会啊 就是纯k
出来他妈喝酒卧槽
找了很多姑娘 卧槽
每个姑娘走的时候
都会跟我说
也不是走的时候啊
反正依次都在跟我说同样一句话
那句话我都记得了 我靠
包括刚才我出来的时候
一个服务生 我靠
也跟我说同样一句话
我靠
只要你开心就好
我靠 哈哈哈

3-19 17:33

《 》

今天有点冷
穿少点
感冒了吃点药
家人开了好多药
不吃就坏了
夏天也快来了
要把短裤找出来
我的小腿肚
很漂亮
也就小腿肚漂亮

2-23 16:10

《》

现在特能吃
我是在长身体吗?

3-24 13:00

《》

我想试试
要今天不抽烟
会不会死

3-24 13:03

 
Copyright © 2004-2017 刘 成 瑞 /Liu Chengrui, All rights reserved